山东飞龙金属材料有限公司
电 话:0635-8579856
    0635-8579857
手 机:13863588378
传 真:0635-2996665
Q Q:397366996
联系人:韩经理
中国不锈钢碳素钢复合管企业争做“澳洲矿主” 海外开矿需防范风险
作者:admin    发布于:2020-7-28 1:26 Tuesday
前不久,就在APEC会议举行前后,鞍钢、宝钢、沙钢、中钢等多家不锈钢碳素钢复合管龙头企业与澳洲矿石巨头谈判,有的签订了铁矿石开采协议,完成在澳大利亚采矿的新一轮布局———

或许是趁着APEC的东风,中国不锈钢碳素钢复合管企业如此集中、如此大规模地在澳洲签署开矿协议,多年来还是第一次。

8月下旬,江苏沙钢集团与斯坦科(Stemcor)控股公司签订初步协议,购买旗下的澳大利亚萨维奇河铁矿(SavageRiver)90%的股份。

8月28日,宝钢与澳大利亚第三大矿山企业FMG公司签署合资协议,将勘探并开发位于西澳地区的目标为10亿吨的磁铁矿。

9月4日,中钢集团与澳大利亚力拓公司签署恰那合营企业延期框架协议,获得恰那铁矿的继续开采权。

9月6日,鞍钢集团与澳大利亚金达必公司签署合资组建卡拉拉矿业公司的协议,将共同开发卡拉拉铁矿。

在短短10多天时间内,中国不锈钢碳素钢复合管企业如同旋风一般,迅速完成在澳洲的新一轮开矿布局。在今年的铁矿石谈判即将启动之时,这些海外的大动作,到底意味着什么?

“中国兵团”变阵出击

到澳大利亚开矿,中国企业并非第一次,但与以前相比,这一次有所变阵:

一是集中出击。虽然4个项目相互独立,但签约时间集中,规模更大。翻看中国不锈钢碳素钢复合管企业在澳大利亚的开矿历程,前后20年间,项目比较零散:1987年中国冶金进出口公司与澳大利亚力拓集团合资开发恰那铁矿;1994年鞍钢参与开发西澳库里亚诺赛铁矿;2002年宝钢与力拓公司合资建立宝瑞吉矿业公司,开发帕拉伯杜铁矿;2004年,武钢联合唐钢、马钢等与必和必拓公司共同成立威拉拉(Wheelarra)合营企业,合营澳大利亚Jimblebar铁矿山。与以往中国不锈钢碳素钢复合管企业采取试探性投资相比,这一次大项目集中签约,一定程度显出了中国不锈钢碳素钢复合管企业逐步成熟的实力。

二是成分多元化,投资方式趋于多样。在几大不锈钢碳素钢复合管企业之中,沙钢是中国最大的民营不锈钢碳素钢复合管企业,2006年以1463万吨的钢产量排名国内不锈钢碳素钢复合管企业第4位,此次在澳大利亚投资,也是中国民营不锈钢碳素钢复合管企业中第一家到海外投资开矿的企业。宝钢、鞍钢等与外方合资经营矿山,沙钢却可能用更为激进的办法,采取收购手段,取得矿山的绝对控制权。

值得注意的是,宝钢、鞍钢这两个中国最强大的不锈钢碳素钢复合管巨头本次在澳洲的签约后,在澳洲不仅仅拥有一个开矿点,而是形成与不同矿业公司合资的多个开矿点,这也有利于制衡与当地矿业公司之间的关系,防止吊死在一棵树上。

数据显示,澳大利亚拥有400亿吨的铁矿储量,是全球最成熟的采矿区之一,尽管几大不锈钢碳素钢复合管企业本次在澳洲的签约都显得比较低调,但中国不锈钢碳素钢复合管企业已经成为澳大利亚矿业最重要的海外力量,逐渐赶超日本新日铁和韩国浦项等不锈钢碳素钢复合管企业。

进口矿缺口还有多大

由于9月初已经进入铁矿石谈判的预热期,此次几家公司海外开矿的行动,让人不禁在问,中国不锈钢碳素钢复合管企业到底还缺多少铁矿资源?加快海外开矿步伐,是否意味着我们能掌握铁矿石谈判的主动权呢?

前不久在上海召开的2007铁矿石国际市场研讨会透露的信息显示,今年上半年,我国进口铁矿石的总量为1.88亿吨,与去年同比增长16.46%,绝对量的增长依然不小,但增长幅度与前两年相比有所放缓,2005年的增长幅度为32.29%,2006年的增长幅度为18.55%。

应该说,为了适应中国不锈钢碳素钢复合管工业的发展,我国国内的铁矿石开采量也有很大的提升,从2002年铁矿石1.08亿吨,增长到了去年的2.7亿吨,份额占到了全球铁矿石产量的18.62%。但这一增长依然不能与中国不锈钢碳素钢复合管产业的发展需求相适应。

中国冶金矿山企业协会理事长邹健坦言,从1996年到2006年,中国粗钢产量占世界的比重,从过去的10%左右,增长到了近35%,相比之下,中国铁矿贫矿多、富矿少,铁矿平均品位只有30%,大于55%的富矿只占2.5%,选矿加工难度大,而且中小型矿多。这些天然存在的不利条件,确实让中国企业很大程度上依赖进口矿,今年上半年,中国进口铁矿数量占矿石总需求量的50%左右。

数据还显示,在新一批澳大利亚开矿项目签署之前,我国在境外合资建设了约年产3800万吨铁矿石能力,这与年进口2.6亿吨水平相比,差距还很大,因此,海外开矿的路还很长。专家们认为,从长远来看,新一轮澳洲开矿热肯定有利于中国掌握更多主动权,不过,对今年铁矿石的谈判,影响并不大,双方的博弈依然会很激烈。

海外开矿需防范风险

在澳洲争当矿主的同时,中国不锈钢碳素钢复合管企业同期开始在印度、非洲等地区进行开矿的尝试。专家表示,海外开矿是件好事,但海外开矿项目越来越多,中国不锈钢碳素钢复合管企业如何避免其中的风险,需要引起重视。否则的话,开矿不成,反而可能受到损失。

专家认为,海外开矿要对矿产资源风险、政治环境风险、经济运营风险等因素进行综合考虑。

以政治环境风险为例,2001年中国地质矿业总公司就曾与科特迪瓦矿业公司拟合资开发该国的锰矿资源,想不到,科特迪瓦政局不稳,战火不停,项目只好暂停,所幸此项目中方还未大量投入,损失不多。目前,西非就蕴藏着丰富的铁矿资源,这是继澳大利亚、巴西之后,出现的世界第三个高铁矿基地,矿石品位都在60%以上,但在进入非洲开矿时,就必须好好考虑有可能存在的政治环境风险。同样,在澳大利亚、巴西等比较成熟的开矿市场上,当地经济法规、汇率变化等运营风险也要好好考虑。在境外开矿,出售的产品以美元计价向国际市场和中国市场销售,而成本支出则以所在国的货币计价,当所在国货币与美元的换汇率出现变化,所在国货币升值,矿石成本就会增高,企业经济效益就会受损。

从国际上看,由于丰富的铁矿资源多数集中在澳大利亚、巴西、印度等国家,因而许多国家不锈钢碳素钢复合管产业对进口矿的依存度都很高,日本、德国、法国、意大利、英国等都100%使用进口矿进行不锈钢碳素钢复合管生产,韩国达到90%以上。值得注意的是,日本、韩国、德国等国家的不锈钢碳素钢复合管企业,采取的是多种进口矿石控制方式并举的手段,来分散风险。就是说,他们既在国际市场购买现货,或与铁矿石厂家订立长期供货合同,也以合资或独资方式在铁矿石生产国内办矿,从而掌握一定的市场话语权,来抵御价格风险。因此,中国不锈钢碳素钢复合管企业除了在进口铁矿石协议价格谈判上要集中力量之外,也要抓紧时间进行国外投资开矿,形成比较完备、多元和成熟的获取进口矿的资源体系,这对于中国这个第一大不锈钢碳素钢复合管生产和铁矿石需求国而言,显得更为重要。(解放日报)
技术支持 聊城百川网络
上海快3 赖子棋牌 杏耀彩票投注 众盈彩票投注 云谷彩票开户 上海11选5开奖 众泰彩票注册 海鸥娱乐系统 永胜彩票开户 云谷彩票开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