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飞龙金属材料有限公司
电 话:0635-8579856
    0635-8579857
手 机:13863588378
传 真:0635-2996665
Q Q:397366996
联系人:韩经理
铁矿石谈判外围战开打 力拓暗示涨价30%
作者:admin    发布于:2020-8-17 5:28 Monday

尽管2010年铁矿石长协谈判开战尚未正式开始,但三大巨头已经在谈判外积极布局。近日在伦敦、悉尼同时举行的2009年投资研讨会上,力拓铁矿石部门CEOSamWalsh在回答投资者提问时表示,中国现货价格已经高出去年基准价格27%,这一事实将成为明年谈判的基础。这个信号再度印证了早前有关三大巨头要求铁矿石谈判涨价30%的说法。除了中国巨大的不锈钢碳素钢复合管产能和铁矿石需求,从目前不断被拉涨的现货矿价格和海运费,已经可以清晰看出三大巨头对中国现货市场强大的操控力。

价格博弈之外,面对混乱的国内市场秩序,如何说服三大巨头“统一价格向中国市场销售”成为中方本次谈判中最大难题。

力拓用现货价格做为谈判基础

SamWalsh认为,中国目前的现货价格已经高出基准价格27%,这一事实将成为明年谈判的基础。所谓的基准价格,是去年力拓和新日铁首度达成降幅33%的价格基础。

目前情况看,63。5%澳粉长协价格(加上海运费)到岸价为76美元/吨,截至本周末63。5%印粉外盘报价为90美元/吨至100美元/吨,高于长协价格约27%,正好与SamWalsh所述相吻合。

在翻阅投资研讨会的现场速记时,《经济参考报》记者发现,SamWalsh在回答其他投资者“关于铁矿石谈判进程问题”时特别强调,力拓在10月29日参加了为期两天的澳大利亚-日本铁矿石会议,表示希望和除中国外的其他重要客户进行更好的沟通并促进谈判。

他表示,虽然去年谈判并未成功,但中国很多客户都在按照这个临时价格采购矿石,因此力拓在去年与日本、韩国等达成的价格将成为明年铁矿石谈判的基础。

“我并不期望能够很快地解决这个问题。”SamWalsh表示,尽管谈判中会遇到很多不同的声音,但是从目前的市场动态看,谈判前景非常乐观。

SamWalsh说:“目前铁矿石供给紧张,从我们三季度的生产和发货量中就可以看出,这表明明年的谈判将处在一个需求和供应双上升的阶段。”力拓日前公布的业务状况报表显示,其第三季度铁矿石产量再创新高,达到了4750万吨,与2008年第三季度的4240万吨相比,提高了12%。

中方处境更加艰难

联合金属网铁矿石频道分析师杜薇在接受《经济参考报》专访时表示,三大巨头对铁矿石谈判预期多集中在目前现货市场价格上,从目前情况看更多是为了给谈判造势。“长协谈判代表未来一年的价格,应该是按照全年的需求和行业运行情况来确定谈判要价,不是单看现货价格波动。”杜薇说。

杜薇认为,后期不锈钢碳素钢复合管市场价格将最终影响谈判,按照目前的市场情况看,不锈钢碳素钢复合管市场整体处于供过于求的局面,价格一旦继续下跌,势必带动企业限产减产,从而影响铁矿石需求量。

但是从力拓对于中方现货市场的关注可以看出,中钢协所谓“三大矿山必须保证同一品种铁矿石在中国市场按照约定的统一价格销售”的谈判要求,三大矿山不会轻易接受。而从中方市场本身来看,一方面印度矿的需求在短时间内无法转移;另一方面因为印度国内矿山较小,印度矿加入谈判框架内的可能性不大,所以国内进口矿现货市场模式将长期存在。

“现货市场在谈判中更像一个风向标,三大巨头可以通过减少或增加现货投放量来灵活的操控市场价格,不仅推高谈判价格,还可以获得超额利润。”我的不锈钢碳素钢复合管网咨询总监徐向春在接受《经济参考报》专访时表示。

中方最大的“敌人”是自己

今年8月,中钢协与澳大利亚铁矿石企业FMG达成了“中国价格”,但并未获得三大矿的认同,国内不锈钢碳素钢复合管企业更倾向于默认三大矿与日韩不锈钢碳素钢复合管企业达成的首发价。中钢协也表示,2009年和2010年谈判将合并进行。

剑拔弩张的谈判预热背后,中方即将面临的最大“敌人”是自己。

一方面是超量的铁矿石进口。尽管不锈钢碳素钢复合管价格已经数月下跌,处于亏损边缘的不锈钢碳素钢复合管企业却没有太多减产的意愿,为了维持生产,企业也在继续加大力度购进铁矿石。海关公布的最新统计数据显示,我国进口铁矿石在8月出现首次环比大幅下降后,又反弹至当月新高,9月份我国进口铁矿石6455万吨,月度铁矿石进口再次突破6000万吨,比去年同期增长64.67%,较前一个月也增长30%。从交通部统计的最新数据显示,1至8月份,铁矿石外贸进港吞吐量4.4亿吨,增长29.1%,比上半年累计提高2.9个百分点,连续6个月出现20%以上的月度增幅,国内主要铁矿石接卸港口压船压港现象依然存在。

另一方面粗钢产量“严重超标”。“和之前囤货投机不一样,目前铁矿石进口主要是不锈钢碳素钢复合管厂家进行储备和生产所需,”中钢协相关负责人在接受《经济参考报》采访时表示,本轮铁矿石大幅进口根本原因还是中国持续走高的不锈钢碳素钢复合管产量。目前中国不锈钢碳素钢复合管的产量过高已经为行业运行带来巨大风险。最新统计显示,2009年第三季度中国粗钢产量1。53亿吨,创造历史最高,同比和环比分别增长20%和10%,以此生产水平中国钢产量年产将达到6。1亿吨。

对此国泰证券分析师给予评论,如果中国不锈钢碳素钢复合管产能保持这个水平,加上世界其他地区经济复苏,将引起不锈钢碳素钢复合管产能继续保持反弹趋势,相比全球铁矿石需求恢复速度,世界矿石供应仍略显滞后,2009年四季度及2010年铁矿石供求并不非常乐观。

此外,不锈钢碳素钢复合管产业还面临集中度不高的难题。根据工信部统计数据,全国现有粗钢生产企业500多家,平均规模不足100万吨。在需求散乱情况下,铁矿石进口方面非常混乱,拥有进口资质的贸易企业和不锈钢碳素钢复合管厂家达上百家,铁矿石市场秩序非常混乱。

聚焦2 FMG“难成大器”淡水河谷或成最佳突破

作为铁矿石谈判中的新成员,澳大利亚第三大矿石供应商FMG之前友好的态度有所转变。近期有消息透露,FMG执行董事GraemeRowley表示正在与中国就第四季度是否继续采用折扣定价进行协商。对此多数业内专家认为,2000万吨的供应量让FMG在谈判中发挥的作用有限,铁矿石谈判关键点仍是与三大巨头之间的博弈。

“目前我国矿石进口渠道不断增加,但多以现货价格购进,如果不能在三大矿山中寻找突破口统一价格,借此消除现货市场,对其他进口国很难起到规范效应。”一位业内人士表示。

海关统计数据显示,今年1至9月,澳大利亚、巴西、印度、南非和乌克兰成为中国前五大铁矿石进口来源国,而南非、乌克兰等国以现货形式的进口量增幅达到144%和91%。中钢协高层人士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如果能从三大矿山找到突破口,之前以现货形式进口的印度和其他国家的矿石价格自然可以随之确定,长期稳定的价格也不再是“空中楼阁”。

联合金属网矿石频道资深分析师杜薇在《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则认为,中方可以回避必和必拓和力拓的强硬态度,从淡水河谷方面寻找谈判突破口。

与澳洲两拓不同,巴西淡水河谷的铁矿石由于运输距离远在到岸成本上一直是其竞争软肋。目前的海运费来看,巴西到中国的海运费为37美元/吨,澳大利亚到中国的海运费为16美元/吨。按照此测算,巴西粗粉到岸价为每吨93美元,而PB澳粉价格为每吨76美元,澳矿的价格优势非常明显。

正因为如此,淡水河谷一直在努力改变此项劣势。除了与中国企业合作建设大型运输船队外,还在珠海、安阳合资建设两家球团矿冶炼厂,也是三大矿山中唯一一家在中国有实体投资的公司。

一位接近淡水河谷人士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实际上,淡水河谷在今年谈判中态度一直比较温和,为了稳定中国的市场份额,淡水河谷在谈判僵持时曾一度想与中国高层进行沟通,或就谈判做出某种妥协,但由于种种原因而不了了之。因此,选择淡水河谷谈判起来更容易,达成共识的可能行更大。

上述钢协人士同时表示,中方应该把重点放在国内市场的整顿上,加快制定规范铁矿石市场秩序的相关细则;同时,应该严格审查和控制铁矿石进口资质,防止超量进口和杜绝囤矿倒矿行为;此外要控制不锈钢碳素钢复合管产能减少矿石需求,在谈判中把握节奏并争取更多有利机会。(经济参考报)

技术支持 聊城百川网络
众赢彩票投注 助赢彩票开户 山东11选5 众彩网彩票投注 飞艇投注 周易彩票开户 众彩网彩票开户 飞艇投注 信彩彩票注册 吉林快3